德班气候变化会议能否取得实质进展 人们拭目以待(5:59)

2011 年 12 月 6 日

为期一周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会议高级别阶段会议12月6日在南非的德班正式拉开帷幕。各国谈判代表能否在这次会议上就一些具体问题达成共识,以为2012年底《京都议定书》到期后的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做出新的安排,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李茂奇的报道。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会议高级别阶段会议可以说是在一种并不太令人乐观的气氛中开幕的。潘基文秘书长在开幕式上讲话指出,由于经济危机、国内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存在的政治分歧等原因,人们对于德班会议取得突破、甚至会议能否取得成功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但人们同时也不能接受德班会议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不采取行动这一结果。

潘基文:“在德班,我们可以也必须为了建立一个更加健全的制度而采取具体的步骤,这些步骤将可以使我们把势头带到明年在卡塔尔举行的缔约国谈判会议。时间不等人,世人也不会无限地等待我们做出决定。”

围绕《京都议定书》所展开的辩论是目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会议的一个核心。潘基文指出,在缺乏一项全球性、具有约束力的气候变化协议之时,《京都议定书》是人们所能取得的意见最为接近的协定。他指出,该议定书是一个基础,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构建。

潘基文:“《京都议定书》提供的框架是市场所急需的。碳价格和碳交易依靠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因此,在考虑未来如何行事的同时,不应出现真空。”

潘基文明确提出,会议代表应认真考虑在德班会议上就《京都议定书》制定第二承诺期做出决定。他的呼吁赢得了热烈掌声。

(掌声)

《京都议定书》于1997年在日本京都举行的《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具有法律约束力。它为近40个发达国家及欧盟设立了强制性减排温室气体的目标,即2008年到2012年第一承诺期发达国家整体而言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2%。

围绕在《京都议定书》于2012年底到期后是否应该实行第二承诺期的问题,目前有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是需要制定《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但设有先决条件。另一种意见是不要第二承诺期,但保留市场机制。第三种立场是坚决不要第二承诺期。而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这一问题上基本分成了两大阵营。

德班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在抵达德班后参加的第一场正式活动中即明确地重申了中国在《京都议定书》问题上的立场,即发达国家应该承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作出保证,不参加《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要在公约上做出可比性的减排目标承诺。他在12月6日发展中国家“基础四国”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再次强调了这一立场。他表示,这一立场也是“基础四国”的共同立场。解振华的表态通过翻译在记者会现场内外得到了传达。

解振华:“我们愿强调:《框架公约》缔约国会议和《京都议定书》谈判并行的双轨策略应该继续,《京都议定书》应该得到延续,第二承诺期是必由之路。发达国家应该在融资和技术转让方面兑现它们的承诺。”

在高级别阶段会议召开的头一天,加拿大环境部长肯特在为加拿大记者举行的一个吹风上表示,《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到期后,加拿大将不再续签第二承诺期。 他的这一表态在会场内外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特别招致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一些环境组织的强烈不满。

欧盟则称其对《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态度是开放的,但同时表示有第二承诺期必须满足两个前提,第一要立刻制定一个建立新公约的路线图,新公约需要包括所有国家在内。第二要完善《京都议定书》的完整性并保证制定新的市场机制。欧盟还强调,即使有第二承诺期,它也属于一个过渡性公约,最终应过渡到一个更广泛的、包括所有国家的公约。欧盟主张在2015年前缔结一个包括美国和新兴经济体在内的所有主要排放国都承担减排指标的协议,并于2020年生效。在这个前提下,欧盟才接受《议定书》第二承诺期。

美国是目前唯一游离于《议定书》之外的发达国家。美国的立场是,除非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也接受有约束力的减排指标,否则美国不可能考虑强制减排。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斯特恩(Todd Stern)在德班高级别会议开幕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重申了美国的这一立场。

斯特恩:“我们对于缔结有关2020年以后实施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持有开放的态度,前提是所有的主要排放国都要公平地被要求遵守相关的条款。然而在我们不了解谁会包括其中,在何种条件下他们会参与,以及这是否将是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之前,我们不准备做出正式表态。”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