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国家缓慢复苏,南方国家可帮助最不发达国家改换游戏规则(8:10)

2011 年 11 月 17 日

联合国贸发会议11月17日在日内瓦发布了《2011年最不发达国家报告》。这份副标题为《南南合作对具有包容性且可持续的发展的潜在促进作用》的报告认为,在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前景黯淡的情况下,充满活力的南方经济体可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发展机遇,但是必须有得力的政策框架才能发掘利用这些崭露头角的伙伴关系的潜力。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黄莉玲的报道。

最不发达国家是指那些连续三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900美元、并且在“人类财产指数”和“经济脆弱性指数”上均处于落后地位的国家。目前世界上一共有48个最不发达国家,33个集中在非洲,亚太地区有14个,美洲仅有一个,即海地。

最不发达国家的主要特点是贫困。2007 年,最不发达国家53%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到1.25 美元,也就是说,这一年,最不发达国家有4亿2100 万人生活极端贫困。最不发达国家能力薄弱,在国际经济与贸易环境中处于劣势,很难从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名单中“毕业”。在过去十年中,仅有佛得角和马尔代夫摆脱了最不发达国家地位。

联合国贸发会议秘书长素帕猜17日发布的《2011年最不发达国家报告》首先展示了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对最不发达国家的影响。

素帕猜:“(英文)全球经济衰退,也就是所谓的能源、粮食和金融三重危机,使最不发达国家蒙受了沉重的打击。事实上,最不发达国家现在仅仅只是部份地从衰退中恢复。最不发达国家2010年的出口仍然低于2008年危机开始时的低水平,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也比2008年的较低水平低20%。从2009至2016年的中期前景来看,最不发达国家的平均增长率将为5.8%左右,比2002至2008年繁荣期的7.2%低1.5个百分点。”

最不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继续被边缘化的状况十分明显。最不发达国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8,它们对全球产出的贡献却仍然少于0.9%。就国际贸易而言,80 年代至本世纪最初几年,最不发达国家占世界商品出口的比例一直徘徊在0.6%左右,最近才上升到1%,但最近的好转大部分来自燃料出口,去除燃料,最不发达国家在2009 年世界出口值中所占份额仅为0.53%。

素帕猜:“(英文)就贸易增长而言,很明显,最不发达国家将从同发展中国家、尤其新兴经济体的贸易中,获得更快的贸易增长。目前,一些发展中国家占最不发达国家出口的50%还多,而且还必将继续增加。十年前,这个份额是40%;数年后,很有可能就增长到60%。”

最不发达国家作为南方的市场和供应源的地位日益突出。截至2009 年,最不发达国家向南方伙伴出口的商品价值685亿美元,大大超过了向发达国家和转型经济体的595 亿美元出口。最不发达国家在过去十年间的进口值也由2000 年的420 亿美元上升到2009 年的将近1,440 亿美元,其中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份额大致扩大了十个百分点。

素帕猜:“(英文)我们常常指出发展中国家之间贸易的重要性,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与最不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量非常可观,但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种贸易制度是以初级商品为主的。最不发达国家出口越来越多这样的商品将使他们逐渐更加依赖初级商品的出口。但与此同时,我也必须指出,最不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的制成品正在增多,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18%。因此,最不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也有潜力使最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多样化。”

中国和印度在2009年分别成为最不发达国家的第一和第四大出口市场,最不发达国家进口商品的第二和第三大来源国。此外巴西、南非、泰国、沙特阿拉伯、马拉西亚和土耳其等国也积极参与南南多方位经济融合。

素帕猜指出,这种崭露头角的南南伙伴关系的份量还会增大,关键问题是,南南经济关系产生的动力能在多大程度上作为跳板,推动最不发达国家发展生产能力。这需要在地域和领域上增强多样性,同时不能忽视传统的南北合作。

素帕猜:“(英文)报告提到了南南合作的地域集中性问题,但同时也指出了南南合作地域多样性的前景。例如,巴西正努力向贝宁、布基那法索、马里和乍得这‘棉花四国’转让农业技术,南非在一些非洲农业国搞开发,马来西亚致力于电信和金融,印度也同样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发展电信等。”

贸发会议的数据显示,最不发达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资金流量、包括直接外资和官方资金流量在增加。从2003 年至2010 年,最不发达国家直接外资流入总量平均年增长将近20%,直接外资项目中,南方投资人的份额大幅攀升。

素帕猜:“(英文)在2000至2009年的十年中,南南外国直接投资非常活跃,增长了三倍多,现在达到了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量的14%,这是非常可观的。由于金融危机,南南外国直接投资拥有更大的潜力,因为这些处于增长中的经济体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和资金,他们可以也将会增加对外投资。在最不发达国家接受的外国直接投资中,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已经增多,其份额已经从原先的20%增至了40%。”

自2001年12月至2010年底,全球外汇储备总值从2万500亿美元增加到9万3000亿美元。全球外汇储备增加值的80%是发展中国家累积的外汇储备。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相当大的一部分、约3万5000亿美元积存在主权财富基金里。这种基金一般都独立运作,与传统的由中央银行和财政部掌管储备的做法不同。贸发会议建议掌握主权财富基金的发展中国家将其资产的1%投入在发展融资方面表现极佳的区域开发银行,这将足以大幅增加最不发达国家的发展资金。

黄莉玲,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