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应成为免遭恐怖袭击的圣所

2007 年 11 月 9 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的报告显示,过去三年里,以学生、教育从业人员以及教育机构为目标的暴力袭击急剧增加。暴力事件大多是对教师、学生、教育从业人员和工会成员进行炸弹袭击,暗杀、绑架、非法拘禁和酷刑虐待乃至强行征用15岁以下儿童充当儿童兵等。针对学校的暴力事件发生最多的国家为阿富汗、哥伦比亚、伊拉克、缅甸、尼泊尔和泰国。报告作者奥马利(Brendan O’Malley)表示,这一报告的发表具有重要意义。

奥马利:“这一报告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以前没有类似的研究报告,但现实是在过去的三年当中,对学校的恐怖袭击事件急剧上升。”

报告指出,有必要建立一个完整的数据库,记录和描绘出学校所遭受攻击的情况,即如何被攻击、袭击者是何许人也、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动机是什么?”奥马利表示,对学校的恐怖袭击对在校学生的心理打击甚大。

奥马利:“对学校和教职员工的袭击对学生们的心理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在泰国,教师在教室前当着学生们的面被开枪打死,然后被焚烧;在阿富汗,教师在被打死后,残缺不齐的尸体被悬挂起来在校园示众;在尼泊尔,教师被叛军砍头,因为他被怀疑与政府合作。可想而知,学生们在看到这些情景后,在心理上会产生什么反应。”

奥马利表示,对于这些袭击活动可以做出不同的反应。在泰国,政府向学校提供安全保卫,但袭击者不断改变攻击策略,使得爆炸事件并未得到减少;在阿富汗,人们在夜晚为学校进行安全守护,甚至同袭击者直接对峙;还有一些地方,通过宗教人士在社区中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使人们意识到学校是一个不可侵犯的圣地;在伊拉克,一些学校把校址从城市中移到了乡村,以免引起袭击者的注意;还有一些学校索性进行远程教育。奥马利表示,国际社会应该采取措施,对付这一严峻挑战。

奥马利:“我们欣喜地看到,国际刑事法院在审理的一些案件中,已经开始对袭击学校的行为进行调查,这将有助于人们对袭击学校行为给与更大的重视,进而使有罪不罚现象得以终止。”

奥马利表示,人们经常认为教育是中性或中立的,现在要对这一问题进行反思。学校遭到袭击可能是学校是某一团体所反对理念的象征,同时它又是一个最容易进行恐怖袭击最容易下手的薄弱环节。但我们或许还要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奥马利指出,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是:我们的教育理念当中是否具有不包容的因素,因此对于那些异己的东西容易产生剥夺的倾向。

奥马利:“我们应该尝试着使学校成为一个不容玷污的场所,就像在过去几个世纪当中,教堂所具有的神圣地位一样。一些人提出,应当设计一个像红十字会一样的标志,使人们对它有一种认同感,认为它不可侵犯。有些人认为,学校应漆成绿色,这也许是一个过于大胆的做法,但不失为一种尝试。在哥伦比亚,教师组织已在推动将学校列为中立区的运动。”

奥马利表示,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人人有权接受教育的口号应该真正得到落实,这意味着不能只向那些容易得到教育的人群施教,受教育的对象还应包括战乱地区的人们。国际社会应对他们给与格外的关注,收集他们的教育权利被剥夺的情况,对袭击学校的肇事者进行惩罚,使学校成为一块和平之地,不受侵犯。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