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与驻纽约总部记者告别

2006 年 12 月 19 日

Annan:“I am now also working very closely with my successor……我现在也正在同我的继任密切工作,帮助他在新年平稳地接手工作。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包括黎巴嫩,而我特别焦急的是达尔富尔持续的危机,我不希望我们的努力中断。”

记者们的很多问题都围绕中东局势,安南谈了他对中东地区冲突与宗教的关系的看法。

Annan:“I think we should be concerned about all crisis……我们应当关注所有的危机,但是正如我曾指出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危机是一场超出该地区、影响广泛的危机。‘文明联盟’的工作显示,危机并非由宗教引起,许多冲突是由于政治原因推动的。”

安南还在记者会上对西班牙总理萨帕特罗此前一天宣布为促进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捐资七亿美元表示感谢,并指出这是单个国家为千年目标捐资最多的,他呼吁其他国家也大力推进千年目标。安南曾在以前多个场合之中被问到任内的功过,他都会提到千年目标。这一次记者们又问到了这个问题。

Annan:“I would say the work we did on human rights……在成就方面,首先是人权,会员国现在赞同国家有责任保护其国民;其次是我们努力消除国家与国家之间、国家内部的不平等,现在我们有了千年发展目标作为行动框架;最后,我想是在对抗传染疾病方面的努力,不论是艾滋病还是禽流感,而且我们在这方面与非政府组织、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达成了广泛的合作。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时刻是伊拉克战争的爆发,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未能阻止,之后是我的同事们在伊拉克牺牲,他们不仅是同事,还是我真诚的朋友,不仅对于联合国,对我个人都是非常悲痛的;此外就是石油换食品问题,以及这一问题被利用来削弱联合国的信誉,当历史学家们审视记录的时候,他们会说,联合国是有管理不当之处,有几位联合国员工有不当行为,但如果说有丑闻的话,丑闻发生在一些国家的首都、发生在那2200多家公司与萨达姆的交易中。”

有记者问,候任秘书长潘基文多次提到他将在任内恢复人们对联合国的信任,这是否意味着联合国的信誉低落?安南回答说,这一问题应问潘基文,同时,他指出,世界各地的人们对联合国的看法不尽相同,在许多地方联合国享有很高的声誉。

Annan:“I know we have vocal critic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y may be minority……我知道美国有一些声音洪亮的批评家,他们是少数,但他们的声音很大,而且不总是很公正。他们应当问问自己,如果没有联合国谁来协调印度洋海啸和南亚地震的人道救援工作,谁在黎以冲突期间站出来干预,派遣部队伸出援助之手,谁来为那些食不果腹提供粮食?”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