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职一年,联合国协调员纳巴罗再说禽流感

2006 年 10 月 24 日

Nabarro:“One of the really difficult challenges in public health is that when we are saying…公共卫生面临的一大艰巨挑战是当我们说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不管是80年代的艾滋病还是目前潜在的人类大流感,如果疾病没有在近期内爆发,人们就说我们是夸大其词,我能理解人们的想法。但是,大流感总有一天会爆发,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大流感到底什么时候爆发,但疾病的爆发一定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严重的社会后果。”

纳巴罗认为至今还没有在美洲大陆发现H5N1禽流感病毒当然是一件好事,这说明候鸟传播病毒的频率很低,但却并不说明候鸟没有把病毒传播到美洲大陆的能力。

Nabarro:“The virus has the capacity to move in migrating birds on the passway…H5N1禽流感病毒有能力通过候鸟迁徙路线,从西伯利亚北部传播到阿拉斯加,从阿拉斯加到密西西比,再到西半球的纵深地带。在阿拉斯加,在加拿大北部,在美国的其他一些地区对禽流感病毒的传播都有严密的监视。在今后几个月更应该加强监视,因为冬季正是候鸟从北往南迁徙的季节。”

虽然禽流感病毒在鸟类之间的传播有一定的季节性,但病毒在人和人之间的传播却没有季节性,纳巴罗认为对于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卫生组织更关注的是这种传播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Nabarro:“If I am sleeping in the same room with 6 or seven other people…如果我和六到七个人睡在一间屋子里,我又得了很严重的肺炎,一晚上都在不断咳嗽,使其他人也得病了,但这些人没有再把病毒传给其他人,这就是病毒在人和人之间不可持续的的传播。2006年我们至少遇到了一例被证明了的不可持续的传播。我们不必为此过份担心,这并不意味着大流感离我们更近了。如果一个病人在一天内感染了两三个人,这两三个人又在短时间内使更多的人得病,这种局面将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纳巴罗还认为在今后五到十年,禽流感都将会是全球性主要的健康问题,他解释了其中的理由。

Nabarro:“I have been spending quite a lot of time with the experts of Foo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我和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健康组织的专家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如何才能使禽流感病毒在东南亚国家的家禽中无法可持续地传播,他们认为如果要整体改变后院饲养家禽的方法,要改变出售家禽和商业化制造家禽的方式,大概要花五到十年时间。这就是我认为今后五到十年,禽流感将是全球主要健康问题的理由。”

 

直接通过您的邮箱接收每日更新 点击此处订阅相关主题
下载适用于您的iOS或Android设备的联合国新闻应用程序iOS or Androi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