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和平工作室(上)——联合国总部选址

2005 年 12 月 9 日

Sound effect:“I feel that we have built not a symbol of peace, but a workshop for peace.”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灰烬还没有完全冷却,1945年6月26日 ,50个国家的代表就在美国旧金山签署了《联合国宪章》。这部被尊崇为和平“法典”的宪章仅仅用了9个星期就起草完成,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30多年、人类亲历9千万同类死亡的惨剧,激发了如此坚定的追求和平的决心。

维多利亚·纽郝斯是一位建筑师传记作家。

VICTORIA NEWHOUSE:“There was tremendous optimism; there was tremendous elation at the overthrow of this dreadful …… it was right after the war.那时战争刚结束,气氛极其乐观,对德国希特勒政权倒台和二战结束兴高采烈,有一种天下大同的欢欣。”

联合国的始作俑者之一、第32任美国总统罗斯福不幸在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开幕前两周去世,《联合国宪章》文本在签署后被装在特制的降落伞上空运到华盛顿、交到他的继任杜鲁门手中。

HARRY S. TRUMAN:“ There are many who doubted that agreement could ever be reached by these fifty countries……to find a way to end war. 许多人曾经怀疑,这50个国家的种族、语言、文化和宗教如此不同,他们究竟能不能达成一致。但是,这些不同因为一个不可动摇的坚定决心而被遗忘,这就是要找到消除战争的方法。”

在联合国总部建成之前,《联合国宪章》的原始文本一直被保存在白宫。迈克·华莱士是一位历史学家。

MIKE WALLACE :“Where is the U.N. going to be? And the first thing that’s settled very early on, in 1945 in London, is that it’s not going to be in Europe …..第一届联合国大会1946年在伦敦举行时,考虑将总部设在欧洲。日内瓦是一个主要考虑,那里曾经是国际联盟总部所在地;许多欧洲人认为他们是世界中心,很想联合国总部设在那里。 但是另外许多人并不这样想。”

联合国的前身、在1919年《凡尔赛条约》下建立的国际联盟是一个失败的尝试,其共识原则赋予所有会员国否决权,导致行动困难重重,更没能够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布赖恩·厄克特回忆说,美国一直都没有加入国际联盟。

SIR BRIAN URQUHART:“ And of course, all the non-European countries rather liked the idea of be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on Earth we were going to go. 所有欧洲以外的国家都希望联合国总部设在美国,苏联尤其支持这个想法,因为这样一来美国就不能退出联合国了。但是仍然没有人知道总部究竟应该设在美国的什么地方。”

MIKE WALLACE : “San Francisco was the early favorite, because that had been where the founding operation was……extremely proactive in trying to get it. 旧金山是早期大家都喜欢的一个候选,因为联合国在那里奠基,但苏联不同意,认为太远了;太远是什么意思呢,旧金山比美国东岸距离莫斯科远3000英里,因此纽约是一个明摆着的选择,而纽约确实早就开始行动力图把联合国总部引进来。”

SIR BRIAN URQUHART :“We had this temporary lodging in New York City, and it was-- we were all over the place……in Flushing Meadow. 联合国的临时办公地点遍布纽约。我们在洛克菲勒中心、长岛、成功湖的兵工厂都有办公室,安理会在现在布郎克斯的莱曼学院开会,而联大还在法拉胜草坪世界博览会的溜冰场开过会。”

MIKE WALLACE:“This committee that’s choosing this sets at the end of December ’46 as the date …… there’s a dramatic turn of events. 选址委员会决定在46年12月底前敲定总部地址,他们为此非常紧张。费城逐渐变成一个可能性,可这是一个折中的选择,许多人并不喜欢,因为离华盛顿太近了,但如果没有转机,看来联合国不得不去费城了。”

转机真的来了。纽约当时的一个大房地产商塞肯道尔弗原本计划在目前的联合国总部地址上建设一个X城与洛克菲勒中心抗衡,包括歌剧院、音乐厅、豪华公寓楼、甚至一个直升机场等高档设施。正当塞肯道尔夫因融资困难放弃计划、但又无法将这块土地脱手时,他偶然从报纸上看到联合国将选址费城的消息。他灵机一动:何不把土地卖给联合国?

MIKE WALLACE:“And the place stank to high heaven. It was so bad that when they built Tudor City ……it was, it was bad. 这个地方臭气熏天,原本是一个屠宰场,被人们称为血腥巷,那里的臭气是如此无法抵挡,以至于20年代建设对面的公寓楼时,不得不搭起围墙阻隔臭气。”

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能以850万美元的低价获得这块后来成为国际领土的18英亩土地的原因。不过当时联合国仍然没有这笔钱,是洛克菲勒家族向第一任秘书长赖伊开出了这张850万美元的支票。

T RYGVE LIE:“I take both pride and pleasure in accepting the gift of property which New York City is today transferring to the United Nations for its world capital. 我高兴又骄傲地接受这个礼物,纽约市今天将这块地产移交给联合国作为它的总部。每一种肤色、种族和信仰显示出了他们愿意在和平与谅解中共同生活与工作的能力。”

For studio presenter:

联合国总部的地址敲定了,但大楼的设计又是如何决定的呢?请在下次节目里收听黄莉玲的专题报道-《和平工作室》的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