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报道:联合国2005回顾

2005 年 12 月 30 日

EGELAND:“The tsunami, the Caribbean hurricanes and the Kashmir and northern Pakistan earthquake…海啸、加勒比海飓风、克什米尔和北部巴基斯坦的地震对人们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警告。我希望在2006年,因为自然灾害引起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会显著减少。”

扬·埃格兰是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救援事务的副秘书长,他说如果各个国家在预防措施上投入再多一些,千万人的生命就能被挽救。2005年,虽然自然灾害袭击了全世界各个地区,但95%的死亡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比,发展中国家的灾后重建也比较慢。印度洋海啸发生一年了,印度尼西亚还有50万灾民还生活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联合国印度洋海啸特使,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最近访问了几乎被海啸彻底摧毁了的印尼亚齐省,他说因为亚奇叛军和政府签署了和平协议,亚奇的重建有了进展,他向亚奇人民保证在2006年3月份之前让所有人离开帐篷。

CLINTON:“Several hundred thousand people in Aceh, when this is over, will not only have homes…当所有这一切都过去的时候,数十万亚齐人将不仅会拥有自己的家,他们还将会拥有自己名下的房屋,而在海啸之前,只有5%的亚奇人能做到这一点。当亚奇人合法拥有自己的房产时,他们在申请银行贷款方面就会比较方便,而这又会在以后产生更多的经济机会。”】

在北部巴基斯坦地震灾区,虽然严冬已经来临,但因为山区地形和恶劣的天气,救援物资并没能送到每一个灾民手里。联合国为南亚地震灾区发出了5亿5千万美元的援助呼吁,但按照联合国在地震灾区的救援协调员拉里·郝林伍斯,联合国到目前为止只受到了不到一半,2亿4千万美元。

HOLLINGWORTH:“Despite all the blankets we’ve got here, we will need 2.4 million blankets...除了已有的所有毯子以外,我们还需要两百四十万张毯子,一百二十万床比毯子厚的棉被,我们需要两百四十万张高质量的冬天用的毯子,这要花很大一笔钱。我们还需要塑料布和防水油布。”

2005年,一项对联合国影响深远的调查也有了结果,那就是以美国前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保罗·沃尔克为首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联合国管辖之下的石油换食品计划的调查。石油换食品计划是联合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道主义援助计划,该计划由安理会设立,目的是为了减轻经济制裁对伊拉克人民带来痛苦。

沃尔克在调查报告的结论中说石油换食品计划成功地为脆弱的伊拉克人民提供了食物,但萨达姆·侯赛因利用这个计划贿赂个人、公司和政府,以及联合国官员,从而达到绕开经济制裁的目的。整个调查最让安南难受的莫过于他的儿子科乔·安南因为被石油换食品计划的一个承包公司雇佣而卷入了丑闻。

Cut4 VOLCKER:“The committee finds that both Cotecna officials and Kojo Annan acted to disguise their continuing business …独立调查委员会发现科塔克那公司的官员和科乔·安南隐瞒了他们之间继续的业务往来和财务上的联系,从而误导了秘书长、其他联合国官员和大众。没有发现科塔克那公司和科乔·安南的关系对于联合国官员来说是一种失败,对于科塔克那公司和科乔·安南自己来说,没有公开这种关系也是一种失败。”

ANNAN:“ I love my son and have always expected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integrity from him …. 我爱我的孩子,我总是希望他能符合最高的道德标准,当证据显示事实恰恰相反时,我感到很伤心。”

沃尔克的报告还显示,全世界有大约两千家公司以回扣等方式通过石油换食品计划向萨达姆政权非法支付了大约20亿美元。安南认为自己对联合国在石油换食品计划上的失察要付全部责任。2005年,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吕贝尔斯因为性骚扰指控辞职。联合国的维和部队中也查出了性侵犯的案子。所有这一切都促使联合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防止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

另一方面,联合国多年的努力也在2005年结出了果实。驻塞拉利昂维和部队完成了使命,联合国在伊拉克选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布隆迪和利比里亚,在联合国的帮助下,人民都选出了自己的总统,利比里亚人民更是选出了非洲的第一位女总统艾伦·约翰逊-舍里夫。

ELLEN JOHNSON-SIRLIEF:“I’m quite aware of the responsibility that this implies to be able to…我非常清楚自己肩上的责任,这意味者能改变利比里亚人民的生活,并为所有非洲大陆的女性树立一个榜样,这意味着大门打开了就不那能再合上,这样才会有许多人追随我的足迹。”

在苏丹,在联合国的调停下,喀土穆政府和南部叛军签署了和平协议,结束了20年的内战。扬·普龙克是联合国苏丹问题特使。

PRONK: “The people of Sudan can be congratulated. This peace agreement is the result of political talks…苏丹人民应该得到祝贺,这个和平协议是谈判桌上政治对话的结果。一场战争,一场内战可以通过谈判,通过和以前的敌人谈判,通过调和双方共同的关切,通过摒弃前嫌来结束。”

虽然苏丹的内战结束了,但达尔富尔地区的安全形势在2005年却没有显著的改观。国际刑事法庭已着手调查达尔富尔的暴行和肇事者,但因为安全原因,相关人员还没有开始实地调查。最近,前南问题国际法庭逮捕了被指1996年对塞族犯下暴行的克罗地亚将军安蒂·葛托韦亚,但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这两个种族清洗的元凶却仍然逍遥法外。前南问题国际法庭和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到2010年必须结束它们的工作,剩下的案件将移交给国家法庭。经过多年的努力,柬埔寨政府终于同意按国际标准建立法庭审判前红色高棉年事已高的领导人。

在中东地区,许多安理会决议都得不到实行,但2005年,安理会的1559号决议却得以实施,是叙利亚军队撤出了黎巴嫩,拉尔森当时是联合国中东特使。

LARSEN: “We welcome the letter from the Government of Syria to the Secretary-General formally notifying him…我们欢迎叙利亚政府给安南秘书长的信,正式通知叙利亚已经把所有的军队,军事设施和情报人员完全从黎巴嫩撤出。”

在公共卫生领域,禽流感及有可能引起的人类大流感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禽流感病毒何时发生突变,从而能很容易地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仍然是悬在全人类头上的德摩克利特之剑。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帮助东南亚国家和中国积极做好对禽流感的监控。2005年,人类告别小儿麻痹症的梦想被推迟了,来自尼日利亚的小儿麻痹症病毒传到了苏丹、也门、索马里和印度尼西亚。卫生组织说全世界有四千万人感染艾滋病毒。

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好消息是,2005年,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了,但温室气体的最大排放国美国仍然不受这个议定书的约束。发展中大国,中国和印度也不受有法律约束力的京都议定书的限制,逆转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全球气候变化依然任重而道远。

2005年末,艾尔巴拉迪和他领导下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艾尔巴拉迪说他的工作主要是在两方面。

ELBARADEI:“The agency as a caring mother who is making sure that nuclear energy is at the disposal of humanity…象保姆一样,国际原子能机构要保证核能被人类用于经济和社会发展;象管理者一样,国际原子能机构要保证核能使用处于最安全的状况,而不被误用于军事目的。”